吴亦凡还不是食物链的终极食客

2021-08-02 09:09   掌中大连  

吴亦凡倒了!这个消息来得不早不晚。在看客记忆曲线正要跳线之际,在突发的“涝疫结合”火急事件“追尾”了吴亦凡事件之际,在吴亦凡似乎有惊无险、脏乱差的娱乐圈又要恢复平静之际,北京朝阳警方爆出刑拘吴亦凡的消息。吴亦凡又一次回归公众视线了。

不过,这次吴亦凡不是以娱乐头条的方式回归的,而是以字少事大、义正词严的实锤口气发布的,警方一锤定音,阻断了舆论场上的很多飞短流长,惊醒了很多饭圈梦中人。事实将吴亦凡钉在道德和法律的十字架上。一只到处招摇寻花问柳的漂亮蝴蝶,只需一枚牙签,即可钉死在标本框上。

吴亦凡得到娱乐圈和舆论圈的双重眷顾,经由饭圈流量加持,被捧成所谓的“顶流明星”。其间的繁华浮华,既有娱乐圈的惯常剧目,也有戏外的诸多加戏成分。吴亦凡事件绝非一般的娱乐圈样本,其还夹带了很多“非凡”故事和背景,不可将其作为娱乐“标间”等闲视之,而应以一个超级“样板房”来观览审视。这个事件背后有诸多值得深思的问题。

明星仰仗粉丝供养,如今的演艺圈尤为如此。吴亦凡之流,失去粉丝的众星捧月,不可能成为所谓的“顶流”。粉丝与偶像一个负责供养、一个负责收割,彼此之间愿打愿挨,导致吴亦凡这类空心艺人,在毫无内心律令的骄纵心态里,不可一世,自视为依花卧柳的君王,视粉丝为草芥,明知自己的顶级流量是万众供奉使然,还不知谦卑,将黑手伸向身边的粉丝,忍不住龌龊欲念,僭越底线,反噬粉丝。而那些双商掉线的粉丝们,被偶像的高光迷醉了双眼,有的甚至无需偶像主动围猎,就会投怀送抱,把自己供奉出去。

吴亦凡的无底线在于,他甚至不满足女粉的主动献身,而是有恃无恐,直接设局围猎。他万没想到,有粉丝会揭竿起义,把“福利”反转成罪证。吴亦凡误认为,在偶像的名义之下,对女粉做什么都会被免责。其实,这是长期活在饭圈幻觉中的偶像的骄纵心态作祟。

在吴亦凡之流眼里,粉丝面前,偶像可以任“性”。甚至,一些娱乐圈大V们也这么认为:偶像对粉丝任“性”,是粉丝的“福利”。这种颠倒的价值观成为娱乐圈的集体无意识,只是说明:娱乐圈病得不轻。

娱乐圈如果没有舆论圈的围观加持,牛鬼蛇神再多,也激不起很大的风浪。娱乐圈必须在舆论圈出圈,才能实现明星资本的社会化外溢和增值。粉丝在哪里?都是在舆论之海中。舆论圈因有互联网天罗地网般的超连接神功,将数以亿计的沉默的大多数,现场连线为视通万里的剧场。演艺圈本当依靠才艺吃饭,但现在的出圈方式,成了实现流量最大化,收割海量粉丝“战利品”,才艺节节告退,娱乐步步加戏。其结果,顶流明星有名到人们想不起他们究竟演过什么戏,即便偶或知道,也不知究竟演得如何。当下演艺圈的娱乐化、粉丝化,只会让演艺明星走上追逐流量的不归路。流量至上,致使演技才艺与流量弱相关,甚至是逆向而行。演艺圈的这种逆向竞争,只会造成劣币驱逐良币,污染演艺圈生态,也会恶化舆论生态。

演艺圈的娱乐化、饭圈化,背后的推手是资本的贪欲。资本逐利,是资本的天然本性,但关键是逐利须有底线。吴亦凡神话的幕后,有资本的强大推手。吴亦凡本身依靠收割粉丝食利,但吴亦凡不是娱乐食物链的终极食客,准确地说,吴亦凡是其中的超级食客,但不是唯一食客,资本才是这条食物链终端的“黄雀”,吴亦凡只不过是资本包装起来的超级产品。藉此,资本在市场中完成价值的起承转合,实现资本的分割、转换和增值。而资本的逻辑与流量逻辑是孪生的关系。流量越大,资本的食量也就越大。于是乎,流量就成了资本的代名词。流量正义的幌子背后,是资本的贪婪逐利。如果流量只是泥沙俱下的泥石流,其流所及,对文化生态的危害也是显见的。不能任由带毒的流量随波逐流。

在吴亦凡事件中,还可看到性别政治的冲动。吴亦凡事件起于男色,转于女权,终于法治。本来,在娱乐圈,吴亦凡是作为男色的标本被消费的,这是资本市场和男色经济默契媾和的产物,但吴亦凡不安于这种安排,按捺不住雄性荷尔蒙的冲动,以击穿底线的方式围猎女粉,反遭女粉的围剿。这其中,有很多狗血的剧情,但娱乐圈不是法外之地,成年人的行为,不是过家家。吴亦凡的任性行为,显然低估了司法正义的威严。即便他有外籍加身,也不能为其在中国违法护身、免罪。

吴亦凡本该三十而立,结果因他的任性和骄纵,轰然倒下,所谓“其兴也勃焉,其亡也忽焉”。吴亦凡样本,虽是极端的案例,但可能不是孤本。

来源:澎湃新闻

相关阅读